第二十五章 续谈签约,大河生肌散

作品:《道本归元

    <h2> 第二十五章 续谈签约,大河生肌散</h2>

    周一,欧阳宇和姜丰又一次请假。上一次姜丰请了一个星期养伤,被辅导员狠狠的说了一顿:‘你踢个球能把腿踢折了,怎么那么不小心,以后’。

    这次又教训了他们一次,因为全班就他们两个老是请假,他们只好低着头老实听着,最后还是准了他们的请假,其实也就是四节课。

    这一次他们直接到了沈建军的办公室,人数比上次多了两个旁听的,除了上次的几个人,沈师长,两个做记录的,还有两个负责后勤的,还有两个穿军装的陌生人,沈师长既然没有介绍,他们也没有问。

    这次欧阳宇先开口了:“沈师长,半个月前你们约得时间,不巧,我正好有点私事,就推迟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来之前我还和姜丰说,这次,即使天塌下来我们也要准时到这儿。”心说不是不来,而是两个人的伤势不能耽搁,不然后果自己两人承受不起啊。

    “这倒没什么,我们上次就是和你们预约时间,不算爽约。既然我们也算熟悉了,我也就直接进入话题吧。我们研究了下,还是采用第一种方案吧,正好我们在秦阳有一些厂房,进些设备就可以直接生产了。”

    沈建军的话刚落,欧阳宇就明白了,无论是谁,都会选择第一种方案,现在药方已经出去了,但相信他不会随便泄露,那样损人不利己,以山羊胡胡大河的精明,不会做自掘坟墓的事。

    欧阳宇直接说道:“若按上一次来说,我是不会同意的,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当然第一种方案不变,我另外赠送你们一份药方,是治疗骨折方面的膏药,当然,我是不希望你们有机会用到这个方子。”说着,欧阳宇把写有简化版汤药配方递给了他。

    沈建军拿到方子后,仔细看了上面的说明及药效,就和旁边的两个人小声讨论着。

    这个方子就是姜丰第一次用的膏药,不需要用特殊方式处理,熬出来就能用的那种。姜丰之所以一个星期就能下地,是因为欧阳宇用炼药的方式重新做的配方。而这个方子会比姜丰后来用的方子恢复的慢一半,也就是十二天左右基本上无大事了。

    一个月以后可以正常训练,不会有任何影响,这一点欧阳宇还是有自信的。之所以直接把配方给他们,是因为欧阳宇不可能客串医生,他知道自己要什么和怎么样去争取。这些东西只能是锦上添花,他不想对这方面产生依赖。

    欧阳宇看他们谈论差不多了,就说:“精品版的金疮药,我一周给你们炼制一次,顶多半年时间,到时候我会安排人来接手我的工作。

    那样你们就可以做到自产自用了,不过和上次谈的不一样的是,材料你们自己去采购,我按公斤提成两千来算,你们也别感觉亏。毕竟我也要生活啊,希望沈师长能够体谅。”

    欧阳宇说完就不再说话了,这些让他们自己去商议了,自己给他们膏药配方,就能让他们付出极大地代价,若是他们还计较这一点,那也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

    家国情怀,只有自己能够生活下去,才会考虑奉献,若是每一个人吃不饱,穿不暖,你怎么让他有高尚的情怀?反过来说,若是没有国家的强大,哪有小家的幸福与尊严,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问题,一定要注意好平衡。

    这种药若是投入商业化运作,肯定会产生暴利,他能更好的运用这些钱做更多有益的事。但他没有这样做,这也与自己的初衷相违背。

    现在就看他们怎么选择了。经过三四个小时的谈判,最后终于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协议。欧阳宇提成减半,每公斤只收一千元。即使以后换人来操作,欧阳宇这一份也不能少,但这有个时间限制,那就是以十年为限,十年后,就不在付给欧阳宇这部分提成,但还是按三七分,就是欧阳宇拿三成成品投入市场,这个不会改变。

    这次事情结束,欧阳宇也轻松了很多,不用每天跑去市场买材料什么的,至于他们最后是自己种植药材,还是收购,那都是他们的事了。

    他和姜丰走后,沈建军马上把那份膏药的配方交个专业人士,并且把欧阳宇才来的十副半成品膏药马上投入临床实验。他们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欧阳出品,绝对精品,这是处于他欧阳宇的信任。

    在欧阳宇他们达成协议的时候,胡大河正在那劈头盖脸的臭骂齐光。

    “你就不会拖吗?所有的手续都做到那个小子名下,专利是人家的,所有权都是人家的,那我们生产出来的不就是盗版了吗?”他也不想想,他去抢配方的时候,黄副院长已经把这些手续让人跑差不多了。

    齐光感到冤死了,当时谁能想到你会对这个感兴趣,你不是世外高人吗?怎么对凡间事物感兴趣了。但他可不敢说出来,也就是在心里嘀咕下。

    嘴上说道:“师父,他注册金疮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药,那我们不会改个名字吗?就叫生肌散,或者无痕生肌散,他们又能怎么的?就算我们在市场上卖了,他还敢找我们不成?等百年后,一切还不是我们的?”

    胡大河听了撇撇嘴道:“晾他也不敢,他现在就是个修炼废物,无根脚蝼蚁,为了以绝后患,看样要找个机会处理了他。”说到最后,声音低到了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齐光见胡大河脸色好了一些,赶紧趁热打铁道:“师父,你看我们现在囤了吨顿的货,该怎么出手?”

    胡大河压根就没有打算让他参与这事,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为师下面有制药公司,到时候贴个标,以每克两百多的价格销出去,慢慢出货,到时候财源岂不滚滚来?

    我已经让下面的人已经联系好了各大电视台,这是向全国同时出货,别看两吨挺多的,往几十个省份一放,每家医院也得不了多少,我只走高端路线,物以稀为贵嘛!”胡大河说着就开始自我陶醉起来。

    第二天,各大电视台都播出了一款新药广告,大河生肌散,让伤疤离你而去。价格不要一千,也不要九九,只要二一。只要在伤口上一涂,保证你不留任何疤痕。

    当天就脱销了,生意那叫一个火爆。因为四核医药集团生产的药品,在市场上就是质量的保证,这家公司在市场有非常良好的口碑,就冲这个牌子,有很多人就愿意囤他们的货,虽然价格可能高的离谱了点。

    这段时间胡大河也累成了狗狗了,炼制完最后今天最后的一份材料,伸着舌头喘大气,这样的工作量,就是他练气二重的修为也受不了。

    欧阳宇当初之所以不敢上市卖这东西就是这个原因,人力总有限啊,欧阳宇现在每天只能炼制一次就不得不停下休息了。

    “老冯,快点过来看看,刚才孙子在外面玩的时候,給隔壁家老王的孙子给把脸戳伤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么长一道伤痕,将来连个媳妇都找不着。”

    “那你还不送医院,这可是大事啊!”

    “爸,妈,别急,前两天我刚从朋友那里抢购了一瓶大河生肌散,专制外伤,不留伤疤,来来,我给他上点药。”

    “冯家斌,你就别给添乱了,赶紧送医院吧,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最后冯家斌说服了二老,拿出一个西林瓶,里面只有一点点药粉,他像宝贝一样用牙签劈开两半,就用那个断面挑了一点,均匀的抹上。

    “你看看你,这是自己家的亲儿子,不就是一点药吗?全倒上,全倒上,至于这样涂那一点点吗?你一下子倒上去不就好的快一些?”

    冯家斌听了父亲的话很是无语,无奈的说道:“这一小瓶有五百多块呢,你以为这是平常的药。”

    二老听了吓一跳,就这一点点,五百块,这是抢钱啊。冯家斌也不管他,慢慢的把伤口包上。

    上药的第三天,他们把纱布解下来,看到伤口处像是没有受过伤一样,顿时感叹这四核药业真是良心企业,虽然贵了些,但是这钱花的值啊。

    这种事情在全国各地上演,见识了大河生肌散的神奇的人,自己偷偷的去买药囤起来备用,谁知道有他这种想法的可不止他一个。这下把价格都给炒的虚高了。

    很多人疯狂的抢购囤货,四核药业集团的客服电话都快打爆了,代理商带着棉被就在集团门前打地铺,纷纷表示不抢道货不回去。

    胡大河看到这种情况,既开心又发愁,刚才接到师傅圆心电话,说朋友想要个几斤,这个要求必须要满足,可是现在自己忙不过来啊。以后这种事会更多,产量又跟不上,急的他在那团团转。

    随即也想明白了,钱是赚不完的,配方绝对不能给那些师兄弟们知道了,看样那两个小子的找人办一下。

    “欧阳,这事你知道了吧?我们怎么办?”姜丰显得有些着急。

    “知道了,电视上一播出,沈建军就打来电话问了,我告诉他不用管这些,我们合作不受任何影响,让他赶快囤原材料,最好把主药金齿草抢收回来,然后自己种植。”

    金疮药卖的越好,他就越狠胡大河,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必须忍辱负重,先笑不是笑,笑到最后才是赢家。

    看着金疮药一系列的文件,这是好东西,现在来说也就是白纸一摞。关键还是自身的实力,没有实力,再好的东西也不过是粪土。

    。

    <b>

    </b>

    &bp;

    &bp;

    &bp;

    &bp;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