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意外新住处,歹人入室

作品:《道本归元

    <h2> 第十八章 意外新住处,歹人入室</h2>

    “欧阳,今天不去你那狗窝了?”郭尚斌说到。

    “嗨,别提了。前半夜吧,路边做生意的叫卖声,吃饭聊天声,喝酒的猜拳声,真是声声入耳;以为后半夜会好点,谁知道马桶冲水响,床响,人喊,声声刺耳!我这段时间给折腾的都快神经衰弱了,不敢回去了,等明天到一个月了,我就过去退房,在找一个房子。”

    欧阳宇满脸晦气的边说边摇头叹气,这哪是好环境,简直像进了魔窟。当初去看房的时候,是从一个小巷子进去的,以为不临街,谁知道后面就是一条街,由于后面墙没窗户,看不着后面,当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还床响,那是高科技的吧,还会叫,哈哈哈!”

    哥几个一起大笑起来,搞得欧阳宇都快没脸见人了,那叫一个郁闷。

    “哥几个慢慢吃,慢慢笑啊,哥我就先走了!”站来气端着餐盘就走了,这帮家伙,越说越离谱,干脆来个而不听为净。

    刚回到宿舍就听到固定电话响了,欧阳宇看姜丰在那只是抬了下眼皮,就继续半躺着,动都不动,就快步走了过去。

    “这里是三〇宿舍,我是欧阳宇,请问你找谁?”

    “这么久没人听电话,你们都去吃饭了?”

    欧阳宇看了一眼姜丰,他稍微一想就知道了,刚才电话响的时候,姜丰估计连动都没有动。

    “是的,刚回来!”

    “没事的话过来一趟,找你有事!”

    “哦,行,我洗把脸就过去!”

    他早上不是说周一过去吗?难道提前了。他还以为玄靖康和他说药的事。

    洗完脸回来,就见姜丰在那吃泡面,就说:“我说疯子,怎么老是吃泡面?不想下去说一声,让哥几个帮你带饭上来,这样身体会跨的。”

    “懒得下去,也不能总麻烦兄弟们带饭,先将就着吧!改天我去拿个外卖电话就行了。”由于嘴里的面还没有吞咽,说话都含含糊糊的。

    欧阳宇不禁摇了摇头,开门出去了。

    林教授家在学校后面的家属院,从六号宿舍楼过去,几乎穿过大半个校园,还是挺远的,走了近二十分钟才到他家。

    他们家住的是单位住房,他当初选的是一楼,就是看中阳台前面有一片小空地,给他收拾了下,成了是一个休息纳凉场所。没事的时候林老爷子和曹教授会在小院里晒太阳,欧阳宇感觉他们还是挺舒服的。

    走到楼前就看到玄靖康穿着练功服在小院里打太极拳,心道看样今天是揍得轻了,精神头还这么好。

    欧阳宇过去和坐在椅子上的老爷子打了个招呼,至于旁边穿着深红色练功夫的玄静雯,就当没看见,直接忽视了。

    “唉,欧阳宇,这么没礼貌,到了主人家连个招呼都不打?”

    说着背对着老爷子在胸前冲欧阳宇举了举小拳头,用口型对这欧阳宇说着什么。

    欧阳宇当他不存在,和玄靖康点了点头。自从那两次事情之后,欧阳宇见了这个扫把星就躲着走,以防染上晦气。他一般不过来找玄靖康也是因为不想和她有交集。

    欧阳宇站在旁边和老爷子一起看玄靖康练拳。也就过了几分钟,玄靖康缓缓收功,这时脸上也挂满了汗滴。

    “欧阳,听说你又要去找房子?”

    “是啊,没办法,你也听说了吧,那环境不行,连睡觉都不安稳,更别说修炼了。现在想找个清净的地方都难啊!今天感觉怎么样?”

    欧阳宇懒懒的回到,提到房子的事就感到头痛,这边城中村太多了,估计环境也都差不多,想找一个清净一点的房子,估计难哦!

    “嘿,托老弟的福,成了,虽然还不能行走周天,但也快了,里面已经松动好多。”

    “成了?你还差得远呢,不过你也别急,慢慢来吧!”

    欧阳宇又把一些冲关注意事项讲了一遍,就是怕他急功冒进。现在多讲一些,让他心中有数,别到时候出了岔子。

    “等你能够大周天循环了,基本上就达到先天了,到时候会有一次天地灵气灌体,那时候你身上的杂质会排除一些,你的各个方面会有一次提升,特别是皮肤,比用护肤品效果还要好。”

    欧阳宇不知道怎么比喻好,就用皮肤来举例子,这样更加通俗易懂。玄静雯虽然听不明白他们在聊什么,但听到能够美容养颜,眼睛就是一亮,暗暗记在心里。

    “对了小宇,我妈以前在后面买了一套房子,是一栋小别墅,当时为了和姥爷近一点。可自从他到上海去做生意,房子就空了下来,你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就搬过去住吧,顺便帮我看下家。”

    “谢啦靖康,不用了,我再去找找吧。反正我是不急!”

    “欧阳,你就别客气了,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靖康就是偶尔回来住下,静雯在我这边,你去了也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能帮忙看家,也省的你再去到处找了,再说,那里环境还不错,挺安静的,我看你也别推辞了,就这样吧!”

    老爷子看欧阳宇要推辞,就打断他要说的话,让他过去住,还让玄靖康把钥匙给了他。欧阳宇见推辞不过,也就答应了。

    “这不就挺好吗!咱们两兄弟,你就别见外了,你帮我看家,我也不收你房租,扯平了。我也就比你大个四五岁,以后就和静雯一样叫我也行,叫靖康也行。”

    欧阳宇听了暗自感动,心道这个朋友没有白交,这是打出来的感情。

    “臭流氓,卖假药的,你什么时候搬过去,到时候我带你去,省的你找不到地方!”玄静雯趁其他人没注意,凑近欧阳宇说道。

    欧阳宇单手扶额,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心道,我怎么把她给忘了,让他带过去,别到时候再出什么幺蛾子!

    就无精打采地说:“到时候看吧,等有空了再说吧!”

    “你们说什么呢?欧阳,下午我也没什么事,等下我帮你搬下东西。”

    玄靖康冲着欧阳宇说到,他显得比欧阳宇还着急。这什么情况,欧阳宇有点搞不懂状况了,茫然的看向玄靖康。

    “现在不急,晚上搬吧,那个时候那边房东在家,正好和人家说一声,我再搬走。那边也没有多少东西,就是一些制药装备,其他的都在宿舍!我到时候叫两个同学过去就搞定了!”

    告别玄靖康他们之后,欧阳宇就回宿舍了。走在路上,总感觉有人不时的瞄他一看,这种感觉他来的时候就有,现在又出现了,他的感觉不会错的。

    练武之人,武感敏锐,若有人盯着你过长时间,或者带有恶意的看着你,即使你看不到他,你会有感应的。欧阳宇就是这种感觉,特别是修炼出真气之后,这种感觉就越发明显了。

    他也没有在意,可能是艺高人胆大吧!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宿舍。

    “欧阳,刚才齐光打电话过来,说带人过来买药,不过人家要看你的制作工艺,要一公斤左右,我刚才已经联系好药材商了,明天早上我们去拿材料。”

    “哦,这是好事啊!”

    “好什么,那家伙说,这个人是他偶然认识的一个朋友,一个老中医,不过他要吃五个点回扣的,你怎么说?”

    “这不是正常的嘛,这样,这采购的事往后都交给你,再给你加百分之五,往后的一律给你百分之十五,怎么样?”

    “咱们兄弟,什么加不加的,谈钱多伤感情,你若再加百分之五,我就更开心了!”

    “你还是翻滚你的牛宝宝吧,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兄弟!我们只是合作,你充其量也就是我的小伙伴!”

    欧阳宇很怕兄弟这个词,记忆中就有记载,当初刚出道的时候,对一个朋友掏心又掏肺的,那人也兄弟长兄弟短的喊着,万万没想到,最后被那个所谓的兄弟因为一块极品灵石给出卖了,害得他经脉被废,好长时间才回过劲来。

    第二天,欧阳宇和姜丰早早的就去了市场,把买好的药材搬到欧阳宇再外面租的四楼。

    姜丰下去接人,他就在家里整理那些装备,等待着大客户上门。

    等听到下面传来姜丰的说话声时,欧阳宇就在回字形走廊上看了一眼,就见姜丰后面跟着一个瘦脸尖下巴,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如闲庭漫步似的悠闲地跟随。

    一看面相欧阳宇就知道,这老者不是善茬,眉心也紧紧的皱起。随即放松下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转身回了房间,坐下闭目养神。

    等他们进来,姜丰把门关上,简单寒暄下,欧阳宇就开始炼制。他已经炼制过三四次了,轻车熟路,动作非常流畅,如云流水,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到位,但又不失美感,看起来赏心悦目。

    山羊胡看着不禁暗自点头,这小伙子不错,这么年轻已经修炼到后天小成,若是有秘法配合药浴,五年时间就能达到先天,这是一个天才。

    可惜啊,没什么根脚,有再多的好东西也是别人的嫁衣。他都已经打听清楚了,欧阳宇没有什么宗门,也没有拜师,家里也不是什么世家。若不是打听这些,他早就动手了,这叫谋定而后动。

    “嗯,原来如此,灌入真气调和,我说自己炼制出来的药物,除了恢复快一点,根本不能修复如初。”他心中不断在对比欧阳宇的手法与自己的不同之处。

    哎,这是什么法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还要配合法诀才行!看样这种金疮药,最主要的是他最后打出的法诀。

    这时候他心中开始盘算起来!

    。

    <b>

    </b>

    &bp;

    &bp;

    &bp;

    &bp;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