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被惦记 靖康了夙愿

作品:《道本归元

    <h2> 第十七章 被惦记 靖康了夙愿</h2>

    这些事情告一段落,欧阳宇生活又回到了常态,每天上课,和同学们一起玩耍。自己现在是无债一身轻,还有小十万的存款,小日子现在过得不要太滋润。

    “师傅,东西带过来了,上次和您说的时候,我手里面只有两小瓶,还是做化验用的。上次给了小半瓶,这还是我冒着天大的风险做的。

    不过这次不用担心了,我们院长买进了足足有一公斤左右。包括这次用的材料我都弄清楚了,全部记录在这。”

    只见上首坐着一位身穿唐装,瘦脸尖下巴,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年龄大约有花甲之数。

    说着,齐光赶快把一个瓶子递给了面前师父。他师父据说是三山五岳的高人,能够御剑飞行。每次过来都是高来高去,踪迹难觅。

    “你的消息很重要,这次宗门藏书阁被盗,正愁找不到凶手,没想到这贼人这么胆大,竟敢用宗门秘药生肌散牟利,这下我要抓个现行。”

    “这都亏师父运筹帷幄,弟子只是跑跑腿罢了。”

    老者把收到的瓶子放在一边的桌子上,重新看向齐光。心道这个弟子还是很上道的,这话说的让自己舒服。藏书阁丢东西也轮不到自己出来查,何况这还是自己瞎编的。

    “光儿啊,为师修炼六十余载,方有今日的成绩,遗憾的是没有一儿半女。我是把你当做亲生儿子看待,你的资质有限,要勤加修炼啊!

    没事别老猫在你那劳什子化验室,内力协会要多去跑跑,和同道多多交流。自从为师引你入门,到现在你还没有寸进。

    这样可不行,只有你步入先天,我才能理直气壮的引你入门,这是规矩,即使为师也不能破例啊!”

    “谨遵师父教诲,师父,我们师门叫什么名字,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呢?”

    “这个告诉你也无妨,本门青云宗,现在你师祖是一派之尊,也是内力研究协会的会长。你知道就行了,到外面就不要提了,你师祖最恨谁仗着他的势做事。

    这次你为宗门立下了大功,我就把宗门正宗入门心法传授给你,你要勤加修习。这样你才有望先天。”

    “是,师父!”

    心里则嘀咕起来,原来以前这老头是忽悠自己的啊!今天若不是自己今天给他报告这事,估计到死都不知道还有正宗心法。但嘴上不敢怠慢,连忙回话。

    “为师乏了,你去吧,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行!”

    送走了这个便宜徒弟,胡大河也不装了,露出了本来面目。只见他往酒店的床上成大字一躺,在那哈哈大笑起来。

    自从上次齐光给他一种药粉,并且把各种数据一摆,他当时就知道,自己这次要发财了。他随师父圆心修炼五十余载,才修炼到练气二重,眼看着这辈子金丹无望,就改变了初衷。

    就开始在师父创办的内力研究协会里作福作威,广收门人弟子,对这些弟子是索拿卡要样样来一遍。这次也是他的机会,若是能把这种配方掌控在自己手里,那不就是财源滚滚来?

    他仿佛看到了满天的钞票朝他飞了过来,看样要好好谋划一下。

    “欧阳,那边有消息了吗?”

    “没有,上次玄靖康回来一次,领导还没有给回话,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再等等看吧,我们不急。”

    “那好吧,这效率有点低啊,这都快一个月了,再等下去,黄花菜都凉了。走,吃饭去,今天我们出去吃,慰藉下你这受伤的小心灵。”

    “我去你的吧,你才受伤了。怎么,今天不在家里宿舍吃泡面了?”

    “不能天天吃泡面啊,我就算再懒,吃个饭总不至于累着吧。”

    姜丰翻了个白眼,真当自己懒啊,自己懒能考进秦阳大学?自己只不过是懂得找方法,用最少的力气做最多的事而已。不知道那个人,把自己丑化成了一个大懒虫,真是的。

    “老板,老三样!”

    姜丰和欧阳宇到了学校下面一条街上,进了一个小炒店。这家店是湖南人开的,这边的菜系偏辣,吃起来过瘾。他们所说的老三样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三元,回锅肉,元,紫菜蛋汤,五元,他们宿舍的总是来这边吃饭,菜便宜实惠。

    这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们家的米饭随便盛,每次来这边都吃的挺着肚子走路。记得有一次,他和郭尚斌一起来吃饭,那大个一顿饭吃了五晚米饭,吃的老板炒着菜回头看了他好几次,搞得欧阳宇只好又点了一个菜,那老板才不再回头。

    你想啊,郭尚斌是打篮球的,为了补充能量那还不得撑开肚子往里塞啊。五碗米饭顶了一个小姑娘的四餐饭了。

    “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不就是两个熊猫眼吗?”

    玄靖康晨练回来,准备吃点东西。两只熊猫眼被刚吃完早餐的玄静雯瞧个正着,他是昨天回来的,就是想通知欧阳宇周一过去再聊聊。

    早上对练,给欧阳宇收拾惨了,到现在还浑身痛,更难受的是两只眼睛挨了两拳,当时痛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的眼睛都睁不开,现在还好一点。

    他半个月前已经修炼出了真气,但是做不到小周天循环,今天欧阳宇说祝他一臂之力,没想到一大早就挨了一顿胖揍。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他的一些经脉也松动了,真气行走的时候没有那么吃力了。配合欧阳宇给的心法,估计多冲击几次就成了。

    “哥,你是不是傻了,挨了揍回来还在那傻乐?”

    “你懂什么,夏虫不可语冰!哼!”

    心道,哥现在已经入门修炼了,超出了你这个凡人太多,我们现在有天壤之别了。等以后飞檐走壁、穿街走巷的不在话下!哦,不是穿街走巷,是腾云驾雾不在话下。

    “姥爷,你看我哥,他欺负我,我看他挨揍了,关心下他,他还不领情!”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怎么一见面就吵,他的事你也少说两句,他愿意挨揍,咱不管他,真是的!”

    他能不知道玄靖康挨揍吗?当时对练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不过年轻人的事他也懒着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还能说什么?

    这时玄靖康凑到姥爷耳边轻轻的说:“姥爷,我在欧阳的帮助下,现在有了真气,经过他这次帮助,冲窍走穴估计会轻松很多,我很快也能小周天真气运转了。”

    “噗!咳咳!”只见老爷子眼睛瞪的老大,满脸带着不可思议的样子。

    “姥爷你慢点,至于吗?到时候再把你呛出个好歹来,我罪过可就大了。”

    他没有想到姥爷反应这么大,把他给吓一跳,赶快给姥爷拍拍背,顺了下气!

    能不大吗,当初教过自己太极那个人说,太极拳可以养气,最后能够修炼出真气。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只有在吃红薯的时候有过气感,用力释放出来还有味道呢,其他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让自己白交了那么多年的会费,看样给那什么内力研究协会坑了,什么都没得到。前两年还以为这都是骗人的,没想到靖康做到了自己没有做到的事,能不惊讶嘛。

    老爷子好奇的问:“他怎么帮你的?”

    玄靖康回道:“他给我了一门心法,让我每天坚持修习,后来他又用自己的真气在身上走了一段,让自己感受了下,顺着那种感觉,修着修着就有了气感,我就按心法引导那股气感,让这股真气慢慢壮大起来。今天之所以这么揍我,就是用真气震荡我体内经脉的淤积,让我能够快速行走周天。”

    “好,好,好!对了,你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哪能啊,我还给他介绍业务了呢,这是我的回报!”

    “那怎么够?那都是小事,以后啊,欧阳若有什么难处,你能帮我就帮一下吧!”

    “你们在聊什么,什么能帮助就帮助,帮助谁啊?”

    玄静雯从房间里出来,看到他们这么正式的在谈话,就插话说。

    “欧阳宇啊,怎么了?”

    “帮他干嘛?这个人不行,在学校里耍流氓,还卖假药,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怎么说话呢?人家怎么得罪你了,怎么一提到欧阳宇你就这么大的反应?”

    “我说的有错吗?听说他还到校外租房子住,这可是学校禁止的,好学生会去吗?”

    听了这话,老爷子也是一顿,没有接话。但是玄靖康能够理解欧阳宇,因为修炼的时候,最忌喧闹,肯定要找个安静的环境,这样事半功倍。

    “不对啊,今天我还见他回宿舍了!什么时候在外面住了!”

    “呵呵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倒是想在外面住。”

    “你知道怎么回事?”

    老爷子看她笑的莫名其妙,眼神中夹杂着幸灾乐祸,就知道这里面有事。

    “我当然知道,他和我一个专业一个班的,我们班有一个班长就是和他住同一个宿舍住。听沈班长说,他找的那房子还不如宿舍安静呢!是四楼,一间房,九个平方,是一个回子走廊,一层六七个房间。一到半夜到处鬼哭狼嚎的,都吵到凌晨三点还不停歇,可能住的是住的人比较多吧!”

    “什么鬼哭狼嚎,他住的是鬼屋啊!到底什么情况。”老爷子受不了她的用词,就追问了一句。

    “听说,前半夜还好,整栋房子漆黑一片,一过十一点,今天这个房间喊闹,明天那个房间噗咚响,有时候几个房间一齐响,更有甚者一直到凌晨三点还不停歇。他能睡好才怪!”玄静雯纵着鼻子显得很不屑的说。

    老爷子听了也感觉那儿环境不好,怪不得他又回宿舍住了。玄靖康明白了,但这话又不能说,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差点憋出内伤来着。

    <b>

    </b>

    &bp;

    &bp;

    &bp;

    &bp;

    温馨提示:浏览器阅读模式如果不显示章节内容,点击刷新,找到底部设置菜单,进入设置菜单里点击退出畅读模式即可高速免费阅读!所有浏览器的畅读模式都会影响显示尽量退出畅读模式,阅读体验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