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无尽海域,变幻莫测!

作品:《我有十万倍天赋

    老者闻言,面色稍缓,忽而又问道:

    “万一那秦族小子得不到天界秦族的认可,无法让那群老东西为他破碎虚空呢?”

    “不可能!”穆离肯定地说道:“一旦秦羽和天界秦族会合,以他的天赋,绝对会被当宝一样藏起来!”

    “哦?”老者诧异道:“此人有何不同之处,以你的天赋,居然对他这般看重?”

    听到这话,穆离双目微眯,隐约间想起葬天古路之内,那道镇压同辈的白衣身影,缓缓开口:“世间同阶无敌者,先有他,后有我!”

    ……

    远古秦氏,祖地。

    秦浩然坐在大殿之上,听着下方弟子的汇报,眉头微皱。

    “你说,无尽海域之中,出现了黑暗深渊?”

    “正是,连绵数万里,深不可测,可吞噬一切!”弟子拱手道。

    “可知里面是何物?”

    “暂时不知,我等……无法靠近半步,似有无形结界阻拦我等,只能隐约听见其中有夜枭啼哭,甚是骇人!”

    闻言,秦浩然摆摆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屏退弟子后,秦浩然看向殿中各位长老,朗声道:“诸位怎么看?”

    “自古但凡异象,不是伴随着机缘,便是灾难……不管是哪一种,我等皆须派人牢牢盯住那黑暗深渊,一旦有异状,我等也好第一时间做准备!”大长老秦玄鸣拱手道。

    “大长老所言甚是,那黑暗深渊动静如此之大,天玄各大圣地都有所留意,我等亦不能落与人后!”

    “老朽附议!”

    ……

    见状,秦浩然颔首道:“那便依各位所言,四长老,五长老,你们二位走一趟,带几个机灵点的弟子!”

    “谨遵族长之命!”

    “族长,太玄圣地向瑶光圣地求亲之事,我等该以何态度对之?”忽而,角落里,一名年轻男子拱手问道。

    秦浩然闻声望去,看到那人模样后,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秦天贤侄,对此事也如此关心?”

    秦天,本是大长老秦玄鸣之孙,秦羽还未展露天赋之时曾起过争夺少族长之位的心思,后来被秦羽逆天之姿碾压道心,几乎一蹶不振。

    不过奇怪的是,前些日子,他忽然异军突起,境界连连突破,成了族中新贵!

    秦天目光与秦浩然微微对视,低下头去,开口道:“瑶光圣女本与少族长有婚约在身,天下皆知!太玄圣地趁少族长不在,行如此卑鄙之事,天理难容!”

    本以为此话出口,秦浩然会脸色难看,甚至破口大骂。

    岂料他只是微微一笑,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晓月侄女艳冠群芳,天玄无数天之骄子爱慕多时,那太玄圣地天生至尊,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

    “如此行为,可以理解……”

    “可,若是将爱慕放在心中便也罢了,他明知少族长与瑶光圣女有婚约在身,还公然求亲,这是不将少族长放在眼里啊!”秦天继续说道。

    秦浩然闻言,不着痕迹地深深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趣问道:“那依秦天贤侄之意,该如何?”

    “穆离不过是一介小人,少族长在时,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只需族长将此间之事告知天界,少族长但凡知晓,定会归来!”秦天言辞激烈,朗声道:“如此,兵不血刃,又可彰显我秦族神威,岂不妙哉?”

    秦浩然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计是好计,但……天凡两隔,我又如何联系得上天界?”

    秦天闻言,故作惊讶道:“族长您……也没办法?”

    秦浩然摇头道:“确实没有办法!”

    顿时,秦天怅然若失,低声呢喃道:“这可如何是好?”

    “贤侄不必如此,你的心意我代羽儿领了!只是我儿一去天界,不知何时才能归来,我秦浩然并非不讲理之人,若要晓月侄女一直等下去,有悖情理。”

    “若那穆离真能打动晓月侄女的心,便由他们去吧,我想……若是羽儿知道此事,也会做出如此决断!”

    秦天低头道:“族长圣明!”

    秦浩然颔首道:“若无其他事情,诸位便散了吧,最近事情不少!”

    “是!”

    ……

    秦天随着人潮散去,离开大殿之后,四周看了一眼,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偏僻无人的山林之中。

    取出一枚青铜镜,对着镜面说道:“我问过了,族长说,他没有联系天界的办法!”

    嗡!

    话音刚落,青铜镜面中闪烁出一道金光,直冲云霄,消失不见。

    秦天收起青铜镜,左右看了一眼,匆忙离去。

    他不知道的是,暗处一双眼睛,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

    天界,北辰道域,风雷宗。

    天空中雷云密布,电光闪烁,似乎比起平常还要活跃几分,像是预感到自己的王即将到来,提前奏响乐歌。

    下方,风雷宗各大长老弟子相聚一堂,皆面色严肃愁苦,气氛无比压抑。

    他们心中都清楚,今日这一战,意味着什么。

    若败,他们这些人,一个都走不掉!

    不是没想过逃走,只是以他们的实力和财力,根本达不到离开道域的最基本要求。

    在这北辰道域,秦族麾下,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只能面对!

    “宗主,不知少宗主如今状态怎样?”一位大胡子的风雷宗长老面带焦急,开腔问道。

    慕容建闻言,眼角微微抽搐,也不知是想起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在众人越发急切地目光中颔首道:“尚可!”

    这两个字如何能安抚在座这些人的心神,顿时好几人再次出声道:“听闻三日前少宗主被那神子亲卫梁秋打成重伤,今日有几分战力?”

    “全盛时期尚且不是对手,如今还受了伤,能有几分把握?我看不如直接向秦族跪地投降,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此话一出,顿时反响一片。

    许多人纷纷开口,言及要直接向秦族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慕容建脸色阴沉,呵斥道:“诸位,你们别忘了,这赌约的内容是,如果输了,风雷宗不复存在,尔等身为我风雷宗长老,岂有幸免之礼?”

    “再说了,当日白儿之所以重伤,是因为秦族神子在那人身上藏了一道神通,不然仅凭他一个废物,如何伤的了白儿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