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一十六章 口舌之快</A>

作品:《无上神王

    几千万昆族修士,超过半数,脑海中,都在回荡着一个声音。

    “你们,是虫子。”

    这是冷漠的声音,充满蔑视和不屑。

    弱小的修士,根本无法承受这声音带来的冲击,神魂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所以哀嚎、呻吟、痛哭。

    神王境界,固然能够抵抗这声音的侵袭,却也是额头流出汗水,有眩晕的感觉。

    哪怕是三劫神王、四劫神王,也从心底感受到浓浓的恐惧。

    只有那些五劫、六劫的巨头,听到了声音,没有生出异样,只是面容凝重,因为忽然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而且是在如此众多的昆族脑海中同时响起,简直就是天音,是从未见过的恐怖手段。

    青麟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知道是在笑些什么,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然后,神魂与这声音相融。

    青麟母皇,看到了一片苍白的世界。

    这是一片临时缔造出来的精神世界,是在“神交”。

    苍白的世界,是因为天空布满洁白的祥云,而脚下,则是一片浅浅的,只有几寸深的乳白色汪洋。

    青麟踏入到这片汪洋之中,看向前方。

    看到了十几步外,一袭青衫,双手背负身后的孟凡。

    然后,青麟甜甜的笑了。

    孟凡嘴角也微微上扬,露出笑容,双手背负身后。

    “天道意志,大道心意。”青麟说道:“你在神界就施展了这种手段,给年轻一代的神族,种下了失败的种子,不可磨灭的阴影,今日是想用同样的手段,施展在我的子子孙孙身上么?”

    “当然不是。”孟凡淡淡笑道:“在神界,我当着诸多神族的面斩杀了万法神皇和宏图老者,我的复苏,天道联盟的瓦解,都给了神族重创,尤其是自尊心自信心上的重创,在那等情形下,我为神族驱散了天谴,这是刚柔手段,再留下精神烙印,失败将与神族如影随形,那是天时地利人和,机缘到了,同样的手段,施展在昆族身上,又怎会奏效?”

    “今日也许不会奏效,你希望的是明日奏效。”青麟母皇绕着孟凡,闲庭信步,目光始终锁定在孟凡的脸上。“你是大道时代的弄潮儿,左右大势,这些手段,你很擅长。大闹皇城,是第一手,今日,是第二手,一手接着一手,未来天王,你是想一点点的摧毁昆族的精神,也许很难,但你崇尚大道上行,喜欢造势,又推波助澜。”

    孟凡伸出手,挠了挠额头,笑道:“没想到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形象。”

    青麟眯起双眼:“万年间崛起,创建未来天庭,缔造繁荣盛世,摧毁天道联盟,为神族打下精神枷锁,左右修士文明局势,成为大道世界霸主,你的手段,人尽皆知。”

    孟凡噗嗤失笑:“母皇陛下真是高看孟某了,孟某行事,从未有过计划,在许多年前,天地诸王还评价孟某无道,只是随性而已。”

    青麟沉默片刻,甜笑道:“若你我联姻,宇宙洪荒尽在手。”

    孟凡挑眉:“还痴心妄想?”

    青麟耸动肩膀:“试一试总是没差,万一你同意了呢?你不在这里?”

    “我当然不在,我在未来天庭。”孟凡回答。“抱歉,母皇陛下,让你失望了,你的算计不错,但你们虫子的头脑简单,就以为别人的头脑也简单,玩谋略算计,你们跟中央大帝、秦太川、龙帝这些在各种大道争锋尔虞我诈之中成长起来的领袖差了太远,就更不要提和光脑之王相比了。这一战,你们充分的表现出了自己的弱点,那就是,昆族世界之间的战争再惨烈,也只是虫子和虫子之间的厮杀,与修士文明在各种大道之中成长起来的神王们相比,你们太‘单纯’了。”

    青麟仍然笑着:“言语之中,你倒是很能争强好胜。”

    孟凡点首:“还可以。”

    青麟脸上的笑容忽然敛去:“修士文明一定会淹没在昆族的汪洋之中,你也一定会跪倒在我的面前,祈求我的怜悯,或者死在我的手中。”

    “是么?那就看谁活的长。”孟凡垂首轻笑:“诸多大道世界如今风生水起,正是最强悍的时刻,强者无数,人杰众多,若不生变故,始源皇朝要想攻入一个个大道世界,必将承受巨大的损失,也许母皇陛下,也会陨落在其中,你可以试试。只是有一事,孟某有些好奇,几年之后天帝苏醒,诸多大道世界的稳定局面将被打破,始源皇朝完全可以在那时出手,你们昆族当中,也定有明白的提出过这一点,可为何,母皇陛下这么没有耐性呢?

    又或者说,你等不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一番话说完,孟凡与青麟母皇,对视着,片刻的沉默。

    青麟道:“你大闹我皇城,以你的手段,肯定可以窥探到不少秘密,更何况又带走了六百多件在我皇城被关押了几年的三十三天至宝,以你的能力,应该可以推演出一些东西了。”

    “是,但只有很片面的一些。”孟凡伸出一根手指。“道主。”又伸出一根。“鸿蒙太初之前。今天愿意和母皇陛下神交一次,也是想要得到一些答案,就是不知道母皇陛下会不会给出一些答案,亦或者,将来某一日,当我与母皇陛下真正面对面而谈,或者我跪倒在母皇陛下面前,或者母皇陛下跪倒在我面前,到那时,不论是母皇陛下怜悯我,还是祈求我,总要给我一些答案。”

    青麟眯眼:“你的这般狂妄,还真是少见,我不太喜欢你了。”

    “万幸。”孟凡长呼出一口气。“当我得知一个生了几千个孩子的老女人要和我联姻的时候,我险些吐出来。”

    青麟冷笑:“会逞口舌之快。”

    孟凡冷笑:“你来未来天庭,站在我的面前,我就闭嘴,问题是,你敢么?别忘了,母皇陛下,我可是亲自踏入了你始源皇朝的皇城,本意是要见你一面,谁知你没出现,是有秘密,还是不敢见我?如此看来,你在逞口舌之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