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三章替天行道<!></a>

作品:《无上神王

    秦太川,居然也承受了自己的命中之劫,踏入了两劫神王的行列!

    孟凡目光闪动。

    随着气势的飞速拔高,秦太川这个老怪,一头青丝疯狂的飘扬,大声说话,话语之中,声音重重叠叠,仿佛不是他一个人在开口,而是很多人,在一起说着同样的一番话一般。

    “孟凡,你不会想到,我成就了两劫神王的行列吧?不知为何,命中之劫,已经被引动,我度过了自己的命中之劫,也许还有一些神王,也引来了自己的命中之劫,他们当中,大部分都应该被抹杀了,但是总有少数,活了下来,为整个诸天万界,增添了一抹崭新的风采。

    而命中之劫降临的时候,我已经在混沌界当中,同为诸天万界的神王,因为这里是混沌界,天道的力量,被无限的屏蔽、削弱,我的命中之劫,非常弱小,所以,我安然度过!”

    孟凡静静的看着秦太川,这一刻,他已经看出了秦太川的许多奥秘,冷冷道:“你熔炼众生生机,延续自己的性命,虽然逆反众生大道,却也不是不可,任何一代强大的神王,都是踩踏着众生的骸骨崛起的,可是你不该吞噬苍生界三十六座大千世界的神魂,用这种手段延续的神魂寿元,你认为,稳固么?”

    秦太川挑起眉头,冷笑道:“如何不稳固?天地众生,都是大道,但凡力量,都要为我所用,我吞噬苍生,吞噬一切,我便是天,这就是我的道!”

    “你说的不错,吞噬苍生,吞噬一切,你就是天,可你有这个资格,有这个实力么?”孟凡身形缓缓腾空:“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我会说出这句话——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替苍生界,三十六座大千世界的众生,行一次道!”

    “替天行道?”秦太川笑的更加阴冷:“孟凡,你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诸天万界,逆天之人排列起来,你绝对名列前茅,甚至和无常仙王、中央大帝这些人比起来,你都是最逆天的那一个,可你这种人,行走的却不是人道,不是妖道,不是无常,不是魔道,你这么一个最逆天之人,却偏偏成为了小天道,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今日,你又替天行道,不更是可笑到了极点!”

    “可笑么?”孟凡距离秦太川,越来越近,他的力量,也渐渐凝练到了极致。

    南殿公主、督查司守,都默默的看着这一幕,此时此刻,不论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态,都不可能插手,反而想要看看这两个人物交手,究竟胜负如何,尤其是,秦太川展现出了两劫神王的实力,可孟凡的实力,南殿公主几人却根本看不出,只觉得有些玄奥。

    “按照你所说的,天地间一切的力量,都能为我们所用,那么既然我们逆天,天道的力量,就更加可以为我们所用了,你吞噬的是苍生,我,吞噬的就是这苍天!”

    孟凡的声音,并不宏大,却如神圣高呼,鬼怪嘶吼,震荡心神!

    你,吞噬苍生。

    我,吞噬的是这苍天!

    一句话说出,孟凡的气势,忽然变得太高,太高,高的让人畏惧,就连一向阴冷狠辣的秦太川,这一刻也是目光微变。

    就在他目光闪烁,心神有些失衡的一刹那。

    孟凡的一只拳头。

    到了。

    一往无前,毫无保留的到了。

    造化帝拳!

    孟凡在整个诸天万界,最出名的手段,最霸道的手段!

    帝拳出,帝王降临,天地畏惧,无人抗衡。

    他,就是那个执掌天地的帝王!

    他,就是造物主!

    他,就是小天道!

    什么逆反天道,却又成为天道,最是可笑?

    屁话。

    孟凡行走的,是自己的道,这条道,也许没有方向,也许过于跌宕,但就像孟凡和混沌大帝所说的,难道从乌镇开始,孟凡,就已经想好要逆天而行,想好要冲入混沌界,想要要力挽狂澜,改变整个诸天万界了么?

    不是,他走出的每一步,都只是为了眼前人,为了身边人。

    他走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一刻,他应该踏出的一步。

    他是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不像中央大帝,心思缜密,只是了解大道真意,却从不获取,因为中央大帝有一个准确的目标,有一条笔直的大道,他就是要执掌人道,重塑上古百圣的恢弘,甚至以人道对抗天道。

    孟凡则完全不同,任何力量,他都会去掌握,毕竟他不是秉承人道气运而生,毕竟他不是什么强大的帝族血脉,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灵,缓缓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对于整个宇宙洪荒,几乎没有任何认识,只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便看到一片新的世界,仅此而已,就这样一点点的变成了小天道。

    有人说,他是天道的化身。

    他自己说,他在吞噬天道。

    所以,他口中的替天行道,又有什么可笑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那就替天行道好了!

    “心,并没有我话语里说的那么大气磅礴。”

    造化帝拳向前延伸,孟凡的声音,飘飘荡荡的传进了秦太川的耳朵。

    “因为你吞噬太多苍生,所以你积攒下了无穷无尽的业障,这些业障,这些孽缘,就在你的体内,我替天行道,就是让你死于你自己做的孽!

    我有无穷的理由可以杀了你。

    因为你在苍生界要将我抹杀。

    因为你苟活于世,像一条蛆虫。

    因为和中央大帝相比,可怜而猥琐。

    最后,才是因为你为了活下去,不择手段。

    众生总有死去的那一天,却绝不该,死在你这里渣滓手中!”

    造化帝拳到。

    秦太川以全力迎击。

    轰然作响,方圆千万里许许多多的星辰,轰然碎裂,虚空法则,也在这一瞬间,立刻退散,形成了一片完全真空的地带!

    剧烈的波动中,督查司守、妖兽神王都受到余波打击,面色微变,只有南殿公主,没什么变化,可她的眼神,却变得十分严肃,紧紧盯着孟凡的背影。

    那道小小的背影。

    却充满无穷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