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四章故识<!></a>

作品:《无上神王

    美人如玉,温润白皙!

    在这一幕之下,顿时让场中众人的目光看了过来,盯着女子漏在外面大片大片的肌肤,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

    在箱子当中的女子颤巍巍的抬起容颜,并不算是太大,不到二十,一双明亮的双眼,红唇,鼻骨微微有些高,五官配合起来显得格外的动人。

    眼神泪水闪动,一眼看去便是能够让人生腾开来一种强烈的**,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绝世美女。

    的确是如同老者所说一般,人怕比,这女子出现之后顿时让之前的九大美女都是有着一种黯然失色的感觉。

    尤其是在这一个绝世美女身上只是剩下一件轻纱的状态之下,更是如此,顿时让全场死寂开来,唯有口水从不少人的口中流了下来。

    “嘿嘿!”

    场中,黑袍老者微微一笑,轻声道,

    “各位可不要只是看,想要今夜属于你们的话,那么就将这位姑娘带走吧,不过这低价可就是四件六阶神物,不过这姑娘可是绝对的一手货,我百花阁的名誉担保,想必也是值得的吧!”

    一言出,顿时让群雄反应过来,纷纷上千,大批的真魔都是升腾的炙热的**,更有甚者走过去仔细看着女子,在其雪白的肌肤之上抓了一把,引得少女的一声惨叫,不过换来的却是众多强者的大笑之声。

    如此热闹的一幕之下,在远处孟凡的身形站立,盯着这一名女子,最后轻声一叹,缓缓道,

    “不死帝宫…雷莹莹!”

    语气平静,让孟凡哑然的便是这美女竟然是之前和其有过一面之缘的雷莹莹,当年在神皇域当中后者也是第一次知道了中古域等等的上古世家,后者应该就是西天神族之下的四大家族之一,背景曾经在孟凡眼中也是充满了无上的荣耀。

    而如今后者竟然是被抓到了这禁区当中,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人生无常,祸福难当!

    不得不说这几年之下雷莹莹可是出落的更加漂亮了,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是引得周围之人的一番争抢,不少真魔直接就是喊价到了六件六阶神物的地步,引得众人的一阵惊叹,不过这美女也的确是值得这一个价格。

    而就在场中有些喧哗之间,就在下一刻一道声音传来,

    “一件七阶神物!”

    一言出,顿时让场中所有人的神色一变,便是发现喊价之人乃是不远处的一名男子,面色还算是不错,一身白袍,带着一丝笑容,在其之后跟着众多黑衣男子,气息莫测,不过都是相当之强大。

    并且最为让众人瞩目的便是在这白跑男子的胸口之上有着一枚徽章,这徽章上面乃是一个奇特的符号,顿时让人看了出来,

    “哼,竟然是来自于边荒的蛮子!”

    “对,什么昔日贵族,不过就是有几个臭钱么!”

    显然,在这白袍男子的大手笔之下,可谓是引得相当不小的震动,更是让一些真魔愤恨,压根都是痒痒,都是却并没有任何办法。

    这白袍男子显然是相当富有,才会敢做出这一种一掷千金的事情。

    场中,老者脸庞之上的笑容顿时遍布,嘿嘿直乐了出来,大声道,

    “好,霸气,这位公子出到了一件七阶神物的价格,还有没有人更高了!”

    一言出,全场死寂,毕竟谁都是明白一件七阶天地神物的价值,哪怕是在天地万域当中为了一名女子也是相当之大的手笔,可并没有几个这样的人敢于这么做。

    包括场中的百花阁老者都是已然满意,手掌伸出,刚刚是要开棺定论,不过就在下一刻一道平静的声音却是打破全场,

    “三件七阶神物!”

    声音落下,瞬息之间,全场死寂,包括拍卖老者,白袍青年之人可都是并没有反应过来,目光看向说话之人的方向,赫然便是孟凡和神猴的位置。

    站在原地,对于周围的无数道目光选择无视,孟凡一身黑袍,隐约之间黑死之气环绕,看起来极为神秘。

    毫无疑问,雷莹莹是他的故人,哪怕是并没有恩怨,但是孟凡终究是孟凡,虽然对于敌人狠辣极致,但是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女在心中思索再三之后,还是心软下来,看不得她在这里被其他之人如此欺凌。

    任凭是谁都是知道一旦雷莹莹被买过去将会做出什么事情,最后必然是被玩弄过极为凄惨的下场,这并非是孟凡所愿意见到的。

    所以哪怕是挥金如土,孟凡也是咬着牙去做了。

    “这位…你说什么!”

    老者迟疑的问道,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别说是他,在其一旁的众人也是根本不相信,只能够在这里盯着场中。

    孟凡并不言语,只是大步踏出,来到老者身前,一抬手之间便是三件七阶神物落下,各自闪烁着奇特的光泽,淡然道,

    “够了么?”

    三件七阶神物,完全是力压白袍青年,引得一旁之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不断的猜测着孟凡的身份,而不少女子更是看着孟凡的眼神都是在放光,毫无疑问这可绝对是一个绝对巨大的钻石王老五。

    “够了,够了!”

    抓住这三件神物,老者连连点头,旋即是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白袍青年,后者的脸庞早已经从之前掌控一切的笑容变成了极为难看,某自己盯着孟凡,脚掌一踏,一股雄厚的黑死之气爆发,喝道,

    “你…”

    不过没等他说话,在这青年之后出现了一张苍老的手掌将其抓住,低声私语了几声,让这白袍青年的面色有些缓和,最后一步,不再言语。

    毫无疑问,如此之下自然是让孟凡以全场最高的价格拿下了雷莹莹这一件所谓的货物,引得场中雷霆震动,这一种价格在数载当中也绝对算是顶尖的地步。

    而百花阁自然是极为开心,直接给孟凡和神猴安排了最好的房间,将雷莹莹送去,吩咐不允许有任何人打扰孟凡和神猴,如今在其眼中后者两人简直是神圣一般,享受着最为完美的待遇。

    精致的房间,周围摆设古雅。

    而在其当中则是有着一张极为宽大的大床,上面玉体横陈,躺着一道美女的身影,自然便是雷莹莹。

    如今她已然是全身上下都是被一种奇异的锁链给绑住了,包括嘴巴,身上的一件青衫都是脱了大半,显得格外的动人。

    而这一刻在房间之外则是走进来一道青年,不是孟凡是谁,脸庞之上出现了一丝轻松的神色,他对于这里乃是极为满意,如同神猴所说,这里倒是极为幽静,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们,看起来只是寻花问柳的地方。

    而越是危险就越是安全,正好是适合两人在这里布置神阵,将离开这血之都城最为重要的一环放在这里。

    而感受到孟凡的接近,顿时让在这大床之上的雷莹莹不断的挣扎开来,泪水落下,嘴角被堵上,只能够发出呜呜的声音,显得极为的让人怜惜。

    男子慢慢的接近,顿时让雷莹莹眼神当中闪过了浓浓的绝望,最后是大手落在其身上,甚至是能够让其感受到手掌的温度。

    然而就在下一刻其身躯一轻,便是让雷莹莹发现束缚自己全身的锁链已然是没有了,而孟凡的身形就是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同时将自己的袍子脱了下来,盖在了雷莹莹的郊区之上,

    “起来吧,没事的,你暂时应该是…安全了!”

    闻言,雷莹莹俏脸愕然,抬起头盯着孟凡,如今后者黑袍脱下自然是看的极为清晰,那一种自然散落的白发,书生一般的脸庞,一双狭长的眼睛仿佛是透着无穷的凌厉之意,好像能够看透一切。

    这一张脸庞对于雷莹莹来说有些熟悉,又感觉到无比陌生,仿佛后者比当年还要是多出了一种特殊的气息,便是属于帝王那一种雄霸天下的冷漠,和当年的稍微有些青涩可是完全不同。

    迟疑了数个呼吸之后,雷莹莹方才是喃喃道,

    “怪兽…是你!”

    当年她可就是这么一直称呼孟凡的,不由得让孟凡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轻声道,

    “是我,又见面了!”

    声音落下,不由得让雷莹莹的双眼一红,旋即是身躯一动,直接扑在了孟凡的怀中,哭泣开来。

    在这一些年之中显然雷莹莹沦为到此,可谓是吃了无数苦,虽然并没有被人真正碰过,但是却是享受着那一种担惊受怕的生活,如同地狱一般。

    而如今终于是看到孟凡这一个熟悉的人,那一种当年的感觉又是让雷莹莹想起,后者竟然是在这禁区当中,一如既往的那般男人,顿时让雷莹莹再也无法克制住,失声痛哭开来。

    对于自己怀里的这一块温玉,孟凡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够大手抚摸着她的秀发,给予其静静的安慰。

    过了片刻之后,等到雷莹莹那一种哭声渐渐小了不少,孟凡方才是打趣道,

    “拜托,你应该穿上我给你的袍子的,并且你可是我的两次俘虏了,虽然我有着有待战俘的习惯,但是你这战俘太美艳了一些,别说我克制不住啊!”

    声音落下,顿时让雷莹莹一楞,方才是发现自己衣不蔽体,大片的肌肤暴漏在这空气之中,之前可光顾着发泄情绪了,顿时粉脸红到了脖子,让其精致的脸庞看起来极为可爱,连忙是拿孟凡的黑袍盖住自己的身体,恼火道,

    “怪兽,你沾我的便宜…不早提醒我!”

    “拜托,你还能够有点道理么!”

    孟凡瞪了他一眼,低声道,

    “你先过来的,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并且还把你的眼泪和鼻涕都仍在我身上了,我都没说话好吧!”

    “就不讲理,就不讲理!”

    而这一刻雷莹莹也是无比放松,恢复了那一种大小J的风范,红着俏脸,和孟凡的目光相对,互不相让。

    两人的目光相对了几个呼吸之后,都是各自大笑开来,不得不说曾经故人在这一种充满压力的环境之下相遇,实在是一件极为难得又是无比巧合的事情,让两人一直都是绷紧的神经都得到了一丝缓解,皆是属于……同为天涯沦为人,此生难找归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