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流言蜚言语<!></a>

作品:《重生之娇妻追夫记

    “铷文强,铷文强……”铷初她们吃完午饭,就带着伊燃去村里的厂子看了。

    在他们走后,一道大嗓门响彻整个院落。

    “哟,村长来了呀,赶紧坐,赶紧坐。”李大荣和张爱国,还有伊安,那就是整个村子的红人,谁见了都要给几分面子,更别说还是铷文强他们这种受到优待的人家。

    “那么客气干什么,我也就是来坐坐。”李大荣接过铷文强递过来的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要不让我媳妇儿整两个菜,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现在家里条件好了,离不开村长他们的牵线搭桥,铷文强又是一个感恩的人,对于李大荣他们,那更是感激到不行。

    “喝酒酒不必了,我今天就是来问个事。”李大荣清了清嗓子,由于来的太急,他还没想到怎么说。

    铷文强瞧见李大荣这郑重其事的样子,心中咯噔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这几年做生意,他都是顺风顺水的,还没出过什么差错呢!

    瞅着李大荣这严肃的表情,铷文强真的是慌得一批,真怕遇到什么麻烦了。

    看到铷文强一脸紧张的样子,李大荣反倒放松了不少,立马安慰他道:“没事,我也就是听别人说,你们家给初丫头找了个婆家,听说那男孩子长得可俊了,我就是来问问是不是有这回事。”

    李大荣说话,本来就属于直肠子来直肠子去,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就开门见山把事情挑明了。

    “婆家?”铷文强一愣,女儿找了婆家,他这个当爸爸的怎么不知道。

    “村长吃瓜子,这是谁传的呀,根本就没这回事。”胡兰端着一盘瓜子出来,脸上浮出一丝怒气。

    这是谁见不得她们家好吧,非要给她造个谣生个事才罢休。

    一看胡兰是真的生气,李大荣也不由得挠了挠头:“弟妹,真没这事?”

    李大荣原本还想来看看,铷初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却不料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相对于铷晓语,他还是觉得铷初这个孩子更好,可是谁叫自己儿子跟她都没有看对眼,他能有什么办法。

    铷文强思索了一下,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李大荣:“我说村长,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这无风不起浪,尤其是家里多了一个俊逸非凡的小同志,他总觉得这事有点不对。

    早上吃完饭的时候,女儿和那个小同志一起进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再加上她两个那熟络的样子,一看就是认识了好长时间。

    还有以男人的直觉来看,让他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总觉得那个同志看女儿的表情不对。

    “还有谁,不就是那个整天盯着你们家看的唐晓娟。她说早上的时候,看到你们家初丫头,被一个男人搂着,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也就过来问问,以为是你家初丫头说了亲事,我说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没听你们说起过。”提起秦家的那个媳妇儿,李大荣就是一肚子气。

    你说这秦莲当初和铷初关系那么好,非得跟人家把关系搞僵才行,看着铷家发达了,也不知道有眼力见点,非要天天说这样那样的闲话。

    别人家那都是自食其力,哪像她们,天天长话长长话短的,也不知道,哪有那么多说的。

    可现在倒好,直接朝着别人身上泼脏水,这样的人,还真的是个奇葩了。

    “又是这个臭娘们儿,我倒要找她说道说道才行,哪有这样欺负人的。”铷文强气得脸都涨红了,想起唐晓娟的恶行,他就气得恨不得揍人。

    这个秦家的大媳妇儿,嘴巴就是臭ò??ó。

    他奶奶的,老天爷怎么不就一道雷劈死她得了,免得留在人间祸害别人。

    “等一下,你这不是让村长难做嘛!”胡兰赶忙拉住丈夫,不让他做傻事,这要是真的找上门去,别人一口咬定没这回事儿,不可能把村长拉去对质吧!

    还别说,胡兰这个有文化的,想的东西,就是比铷文强要多的多。

    铷文强气得双眼都红了:“那现在怎么办,不可能便宜了那个臭娘们儿。”

    她的女儿这马上就要高考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说作风不好,那真的是参加都不用参加了,直接就会被刷下来。

    “还能怎么办,先把女儿喊回来,问清楚情况再说,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误会,让别人非要把脏水往我们家泼。”胡兰也已经被气得不行,上下起伏的胸口,让她都有点喘不过气来。

    “弟妹,兄弟,你们两个也别急,我也不会任由别人朝你们家泼脏水的,更别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李大荣立马站起身子,向他们保证。

    铷家可是他们村的大功臣,可以说是,要是没有他们家,也没有他们村里的繁荣。

    或许家家户户,还过着那种清贫的日子,还跟隔壁那几个村子一样,还有吃不饱穿不暖的人家。

    “村长,你坐会儿,我去把人叫回来问问。”铷文强说罢,就想要出去找女儿。

    “她爸,你知道那丫头跑哪里去了?”胡兰这一问,铷文强就停下了脚步。

    女儿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这几年家中有什么事,还都是她在拿主意,所以,她出门一般都不用她去哪里,因为根本就不用担心她出去外面闲逛。

    “不急不急,我瞅着这事肯定是个误会,你们两个也别慌,直接等初丫头回来问一声不就得了。”反正这事,李大荣是一点都不会相信的。

    那个丫头,他可以说是从小看着长大的都不为过。铷初从小都很听话,在村里从来不会胡作非为搞破坏,读书成绩也好,这次大学,他早就把介绍信给开了,就等着她考试完毕。

    这要是她考上了大学,他们村就出名了,雾城一年到头都很难出几个大学生,要是铷初考上了,他们都要给她摆几天流水席,宴请大家来庆祝一番。

    “我也觉得是误会。”自己女儿自己清楚,她要是真的谈了男朋友,怎么可能还跟她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