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邬语蓉崩溃了

作品:《我被困在同一天一千年

    怎么解决?

    苏瑞文本以为吴辰会说出什么方式方法,但吴辰没有。

    “怎么解决决定权在你啊,苏老板。”吴辰微笑望着苏瑞文,"

    或许,苏老板可以回去跟你夫人商量商量

    吴辰的话让苏瑞文瞳孔-缩。

    他都无法确定吴辰是否是话里有话。

    而是否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老婆,什么时候告诉,苏瑞文是还没想好的,其实这件事与苏夫人的关系更大才对!

    因为苏瑞文能不能活到明年的今天都未知。

    他死了,一切就自然与他无关了。

    但苏夫人的身体状况可非常好,那是一一个很受宠享了半辈子福的女人,就没怎么操劳过,所以,苏清影跟吴辰的将来,肯定与苏夫人这个做母亲的关系更大。

    可也正因如此,苏瑞文才谨慎的连老婆都还没告诉。

    他也是知道老婆是什么性格,本就有很强的控制欲,追求完美,自己女儿给其他男人当情人这种事要是让她知道了,可能什么都没搞清楚呢,直接就崩了!

    苏瑞文也是"二四三"不太能确定,妻子知道这件事后,到底是一个什么反应。

    大概率是一个很极端的反应!

    苏瑞文要考虑身后事,他就是怕妻子太直接太极端,所以才一直没说,并要查吴辰。

    吴辰知道苏瑞文是怎么想的。

    好不夸张的说,经历过千年轮回的吴辰,见识过太多,知晓了太多,所以他通晓人心。

    而他觉得,苏瑞文算是当局者迷了,所以他才无法判断,自己妻子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苏老板,我想你对我也应该有所了解。"吴辰笑着又开口,与苏瑞文对视着,“从感情上来说,我并不想与苏老板你成为敌人,你毕竟是清影的父亲

    吴辰话音止住了。

    苏瑞文却是明白,吴辰没说出来的是什么。

    吴辰当然不会畏惧成为苏瑞文的敌人,就看苏瑞文怎么选这种大胆的态度,甚至让苏瑞文突然有了一种“这个世界真奇妙"的感觉!

    回想起昨天下午之前,苏瑞文都没见过吴辰!那时候吴辰在他印象中,吴辰也只是李若冰的男朋友。此刻,苏瑞文感受到了吴辰的“威胁"。

    “吴先生,我会查你。“苏瑞文道看着吴辰的眼睛道,他也让吴辰感受到了威胁。

    “苏老板随意。”吴辰笑,又看了一眼手表,而后在对苏瑞文道:“苏老板,时间不早了。”

    吴辰说着起身。今天这样就够了。

    吴辰已经将苏瑞文推向了被迫接受一切的境地!至少吴辰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但不同于以往的是吴辰以前对待敌人,或者想要拿下某个目标,并不会出现长谈后,还没搞定的局面。

    这次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吴辰这次是真的“理亏",而苏瑞文反而没有任何错误,所以吴辰采取了更加温和的套路。其实也算是搞定了!

    只是还需要给苏瑞文一些时间,让他了解到更多,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又与苏瑞文废话的几句,吴辰便一拢西装,单手插着西裤口袋,走人!

    苏瑞文脸色平静的目视着吴辰,目光随着吴辰移动而移动,直至吴辰离去,门又关上,他才扭回头收回目光。偌大的包间里,满桌子菜,只剩下苏瑞文一人。

    苏瑞文沉默着,好一阵,手扶了一下红酒杯,想着想着,目光越发深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这么大压力,尤其是这压力竟然是来自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这更让他的情绪,难以言表。

    李若冰的说法、邬语蓉的态度,李家、唐家、谷苏瑞文知道,自己对吴辰的了解,应该还是很片面的。

    但这种片面就已经告诉他,吴辰很不好惹!

    甚至,连他苏瑞文都未必惹得起!

    怎么办?

    苏瑞文想着想着,突然端起红酒杯,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撂下酒杯,他起身离去。

    半个小时后。

    时间接近晚上十点。

    东海西城区,翡翠湾别墅小区,3号别墅。

    灯火通明的一楼大厅里,穿着旗袍的邬语蓉在沙发前来火踱步,手中端着红酒杯,是不是的会喝上一口。

    茶几上的红酒瓶,已经喝了大部分。她回来也才半个多小时,人——直都处在很不安很焦虑的状态中,甚至连去换衣服洗澡的心气都没有,反而独自一人喝起了酒。

    她难以平静!

    苏瑞文与吴辰在她离开后会谈什么,有没有谈崩,本已经会让她焦虑,更让她内心惶恐的是,吴辰好像生她的气了。她完全无法判断,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能也没什么后果,她认个错,这事儿就过去了,怕就怕认错没用。

    邬语蓉知道自己的条件,她这种女人,撒个娇,没几个男人能抗住,但显然,吴辰是能抗住的。

    她不是吴辰的唯一。

    她也不是吴辰女人中最优秀的,毕竟大吴辰二十岁,年龄上就太扣分。

    叮铃铃

    茶几上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邬语蓉一下子回头,连忙走过去,高跟鞋声音清脆而急促,她放下红酒杯,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情绪又松了一下。

    不是吴辰打过来的,而是女儿宋萱。

    “喂,萱萱。"邬语蓉接通道。

    "妈,你休息了吗?“手机里响起了宋萱温柔甜美的声音。

    “没呢,怎么了萱萱?出了什么事?“邬语蓉问道。

    “也没什么事啦,嘿嘿,我刚刚从安小姐房里出来,我们都说好了,公司明天就开始帮我录歌,安小姐还说,会亲自帮我推广,可以跟我合唱一首呢

    宋萱去魔都了,当然是去找安梦岚根据之前邬语蓉与安梦岚谈好的,宋萱不会真的出道,或者说,不会以传统意义上的方式出道。

    就网上发发歌。

    宋萱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也没什么事,就是她住安梦岚家里,刚刚跟安梦岚聊完天,回客房后,激动兴奋的有点睡不着,所以给母亲打个电话,分享分享。

    邬语蓉与女儿聊了一-会儿

    妈你喝酒了又有应酬啊?"宋萱听出了邬语蓉话里有些醉意

    呢。"邬语蓉回道,“也是刚回家没多久,正准备休息呢。

    母女俩又说了几句,便互道晚安。

    结束通话后。

    邬语蓉看着手机,看着通话记录里,备注为"吴辰的号码,她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气,点了过去。

    拨通!

    问问情况,聊没聊完,再"提醒"一下,自己在等他!邬语蓉现在好担心,吴辰今天不来她这边了,本来说好的,正常吴辰会来,而如果吴辰没来的话,那就说她真的生气了!“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邬语蓉听着脸色一呆。

    她听得出来,不是长时间没人接听,而是吴辰直接挂了她的电话!

    拒接她的电话!

    这让邬语蓉的脸都白了,内心的惶恐顿时被拉升到了极致,整个人一下子绷不住了,眼圈直接红了。泪珠控制不住的开始啪嗒啪嗒的掉。

    邬语蓉整个人都在抖。

    紧接着,她一下子蹲在了地上,手里还攥着手机,双臂抱住了头这是一个特别小女人的举动,甚至可以用有些“女孩”

    来形容。

    这一点都不像她。

    邬语蓉是从未经历过感情,哪怕她离过婚,从方方面面来说,吴辰都是她的第一次。

    4.0所以她对吴辰的情绪,不仅仅是觉得吴辰多么可怕,邬语蓉是认识太多优秀的男人,对比之下,好似无所不能的吴辰,才那么迷人。

    与吴辰接触越多,邬语蓉就越动情。

    因此她现在近乎崩溃

    酒精放大了她的情绪。嗒!嗒!嗒!嗒!嗒!

    皮鞋清脆的脚步声,由模糊到真切,吴辰从负一层走楼梯上来,邬语蓉情绪波动太大,好似没听到周围的声音。

    吴辰走入客厅停下脚步,他看到了邬语蓉蹲在那抱着头,身体一抖一抖的,隐隐的声音在哭?

    “蓉姐,你怎么了?”吴辰眨巴眼睛问道,有些惊讶,紧接着他好似明白了什么,看了看就拿在手里的手机。

    他刚刚挂了邬语蓉电话,是因为他在地库停好车,就要上楼了,所以没必要电话里说什么,马上就能当面说话。

    吴辰一下子察觉到,可能是自己的举动,让邬语蓉误会了!

    邬语蓉猛然抬头看向吴辰